星期二, 8月 12, 2008

奧運歡迎我

這是我 8/10 清晨 7:00 在青島海邊散步拍的照片,傳說孫立人將軍小時候在這個海灘撿到一個貝殼,和一個德國小孩起了衝突,德國家長過來搧了孫立人一個巴掌,然後把被貝殼搶走。

這次和對岸客戶約好週日週一見面,他邀我提前入境一起看奧運,說真的!我也想體會一下在對岸看奧運的感覺,這次我八日當天入境,可能我的入境次數太多(大約 15 次)了,或是我有留什麼底。檢查我台胞證的人員看到一半就喚來兩位人員一男一女把我帶到密室進行地毯式的搜尋。海關翻開我的行李一樣一樣檢查,其中一位約 50 歲的男性海關人員還算客氣,要求我 DSLR 相機每一張照片都要秀給他看,三個鏡頭必需一個一個解釋功用,他憑直覺對一個 70~300 mm 的長鏡頭最感冒,我還當場裝上這個鏡頭拉到 300 mm 讓他拍一張,我不斷解釋這是普通攝影愛好者層級的鏡頭, 絕不是要來當間諜 ....

我帶了一本三月在日本拍的相簿要給朋友看,裡面主要是棒球賽和日本風景,他兩人也一頁一頁翻閱。

出國習慣隨身帶了幾本書在等飛機時消磨時間,其中有兩本是剛在香港機場買新華社退休記者楊繼繩寫的《墓碑》,主題在談 60 年前後的飢荒,剛買幾個小時就慘遭沒收!我解釋這是你們新華社寫的書,絕不是什麼大紀元。剛剛玩過我的鏡頭的男同志還算友善,他說「有些書就是不能發行,才特地跑去香港發行,這種書以後不要再帶進來了!」,另一位看似二十幾歲的女同志倒是凶巴巴的,冷冷的說「你馬上放棄這兩本書,我才讓你的相機入境」,只好忍痛放棄這兩本書。

我每次入境中國幾乎都會幫朋友帶東西,其中禁書是他們最喜歡的,多年下來帶了 20 本應該有吧!這是第一次遭到這麼嚴厲的搜查。

另外我每次到中國大城市一定要去逛新華書局,1998 年我第一次到中國時,到處都是傷痕文學的作品,到處都是 60, 70 年代回憶錄以及相片集,整個社會對 50~70 年代的大躍進和文革呈現檢討的風氣,這幾年缺乏幽默感的胡錦濤上台後,發現那陣檢討風氣現在被完全遮蓋起來,禁止民間討論那段歷史,就像寫《往事並不如煙》的章詒和說的『中國大陸「經濟愈開放,意識形態會愈緊縮」,因為這是「政權所繫」。奧運?只是工具而已。

不過《墓碑》這本書實在寫的真好, 今早經過香港機場又買了一次

3 則留言:

路過看看男 提到...

原來DLOWE老大是去中國了(順便看京奧嗎XD)

請教一下DLOWE大對這次臺灣棒球代表隊的預期名次是??

BTW

Joba Chamberlain也入DL了

果然Pavano的詛咒超強呀XD

DLowe 提到...

除了後幾天的正事, 當然是順便看京奧了, 不過跟你一樣從電視上看, 我在餐廳裡和幾個山東朋友一起看一邊喝青島啤酒

至於 Joba ! 我相信那叫 "Youk 詛咒"

gjo3gjo3 提到...

"爆頭張"應該是對TEX時被全壘打後,沒有"按照習慣"立即給予下位打者觸身球,才會造成肩膀不適.

就像有些投手投球前的特有的準備動作一樣,假使突然改了可能就會造成受傷.(比如要求岡島投球時不要甩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