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5月 30, 2008

Daniel Bard 復活記

季前我還在懷疑 Wild Thing 能不能救活回來,今年馬上有一個正面的案例 Daniel Bard 給球迷振奮一下,他展現出不可思議的進步幅度,現在已經被各方認為是未來牛棚裡投 8,9 局的大將。


IPHBBSOHRERWPERA
2007 (A-, A+)75.0767847559277.08
2008 (A-,2A)35.2156532300.76


從以上的數字可以看出 Daniel Bard 不可思議的蛻變,球迷對 Daniel Bard 的初印象都是「能投出 100 mph 速球的 hard-thrower」,然而他身高 6'4" 體重 200 磅塊頭只和 Delcarmen 差不多,絕不是直覺印象浮現 Joba Chamberlain 那種身材的投手。 

North Carolina 大學時代 Daniel Bard 被球探視為投球動作最流暢無缺點的投手,在 2006 年第一輪被選上直到年底才簽約完成,因此 2006 年他並沒有在小聯盟出賽,這時球隊裡想要對他的投球動作進行少許改造,把他的 3/4 側投改為更多 hard thrower 使用的高壓式 (over the top motion) 的投法。2007 年球季前 Daniel Bard 不但接受姿勢改造,並且在投手墳墓 Lancaster 展開他的小聯盟生涯,Daniel Bard 無法適應新的投球姿勢,13.1 局就被打出 22 支安打,投出 22 次保送。隊友一壘手 Aaron Bates 是 Daniel Bard 同一聯盟死對頭 North Carolina St. 出身的球員,Bates 說「過去他對我們的投球表現總是那麼耀眼,然而 2007 我所見的 Bard 卻是如此糟糕」,接著球隊讓他離開投手墳墓 Lancaster 轉送到 Greenville,直到季末他的數字卻沒有好轉。

季末 2A 的投手教練 Mike Cather 以及當過紅襪隊投手教練的 Ralph Treuel 開始尋找 Bard 的問題所在,Cather 拿出過去他大學時代的錄影帶發現,高壓投法 (over the head) 使得 Bard 出手時頭部傾斜,眼睛看到的角度也非呈現水平狀態,即使大聯盟有無數投手可以接受,然而 Bard 似乎無法適應這樣的投法,因此又把他改為大學時代的 3/4 出手位置,放球點水平高度大約和眼睛等高,這樣 Bard 可以最清楚的水平的角度正視好球帶以及自己的球路。

經過改造後今年他在 Greenville 出賽果然見效,four-seam fastball 可以達到 100 mph,two-seam 也更有 movement,當他可以完全操控快速球之後,再漸漸配上了新學的變速球和曲球,28 局就投出 43 K 只有 4 個 BB,接下來球隊謹慎的將他跳過 Lancaster 直接升上 2A。目前為止在 2A 投了 7.2 局投出 10 次三振只丟掉一分。他季末應該有機會升上 3A 面對選球更仔細的老球皮打者,如果 Daniel Bard 能夠控制 BB 比例的話,9 月或明年就有機會上大聯盟磨練。



這個檔案右邊就是 Daniel Bard 的投球姿勢,左邊是拿來和他對比的 Cubs prospect 2006 年第五輪的 Jeff Samardzija。''

對比一下:Buchholz 的投球姿勢,Buchholz 人向左傾從超過頭部的高點放球,今天早上看 Josh Beckett 的放球點也和 Buchholz 類似,我記得有人說這樣是用全身(從腳到手指)為力臂拉弓把球放出,當初應該是想把 Bard 改成這類的投球姿勢。

5 則留言:

Tim Chiu 提到...

以flame thrower來說Bard的姿勢好像還蠻小的
抬腿不算高,肩膀也沒拉到很後面來增加力量
旁邊的Jeff Samardzija的投球姿勢雖然和Bard很像,
不過感覺更violent..

gjo3gjo3 提到...

"高壓投法使得
Bard出手時頭部傾斜"
所以岡島應該也是因高壓式的投法
出手時頭才會偏一邊

大胖 提到...

老諺語:「沒有壞就不要修。」

DLowe 提到...

正是喜歡吃米的小孩就不要強迫他正餐改吃漢堡

DLowe 提到...

Daniel Bard 七月底接受訪談

DL: What role has Mike Cather played in your development?
DB: A big role, especially mechanically. He was with me in Hawaii last fall, and we compared some video from the previous year when I was throwing from a lower slot. He said that's where I looked comfortable, and that it's where I needed to be. It wasn't an instant thing to go back to - it took time for me to find it again - but we both agreed that it was where I needed to throw from, and we went from there.